甲申政变3;袁世凯、穆麟德、吴兆有;多数与少数…

甲申政变3;袁世凯、穆麟德、吴兆有;多数与少数…

蒋介石的一生348甲申政变3;袁世凯、穆麟德、吴兆有;多数与少数

 1241884124,中国驻朝鲜商务委员陈树堂从邮政局逃回公署,将目睹的情况告诉了清军驻防营总理营务处的袁世凯。

公署旧时公务人员办理事务的处所

袁世凯立即兵赶到邮政局…袁世凯到时,邮政局已空无一人…

袁世凯将情况汇报给驻防营提督吴兆有…吴兆有接到袁世凯报告后派出士兵到王宫门口巡逻。

提督武职官名全称为“提督军务总兵官”

宫中也没有动静…”一名巡逻士兵说。

清兵四处巡视,发现汉城街道、宫墙四周均没有人

天快亮时,清兵收队回营。

不久后,袁世凯、陈树棠等人见到穆麟德住处养伤的闵泳翊

穆麟德(德语:Paul Georg von Möllendorff1847—1901年),又译莫伦道夫或穆林德夫德国的一位语言学家、外交家1882穆麟德来到朝鲜穆麟德受清朝重臣李鸿章之托监管朝鲜的海关和外交

闵泳翊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袁世凯、陈树堂

1884125日上午,驻朝清军方面得到更确切的消息:开化党和日军发动政变…杀害事大党大臣多人

得知发生的事后,袁世凯认为宫中有日本军队…袁世凯怕生事端…袁世凯不再派士兵巡逻…袁世凯同提督吴兆有、总兵张光前联名致书朝鲜国王,请求入宫护卫

金玉均等人委婉的拒绝了清军将领的请求

“‘入宫护卫’是行政事务…根据政纲第14条,行政事务由总理大臣决定…”金玉均说。

…政纲第14条:见《蒋介石的一生347》…

开化党公布新政府成员名单时…为应对形势变化,驻朝清军将领们进行了磋商…吴兆有和张光前两人表示没有北洋的命令,不轻举妄动”…袁世凯强调情况紧急不能等朝廷的命令

当时,中朝间的公文都要靠北洋兵船送到天津的北洋衙门往来一次需要好几天时间…”民国学者说,“如果按常规请示,重大事变的应对决策必由北京的清廷最高层来拍板,时间的延误也就无可避免…”

“后世普遍认为,袁世凯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勇于任事、处事果断的心理素质…”民国学者接着说,“但是,从制度上来说…袁世凯的做法违反了制度…”

“清朝法律充满漏洞,人们希望个人能靠随机应变,来弥补法律的不足…”民国学者继续说,“…因此,人们认为袁世凯做的比张光前、吴兆有好…”

“张光前、吴兆有做的有问题吗?…没有问题…袁世凯做的也没问题…”民国学者说,“有问题的是…不能应对这种情况的法律…”

陈树堂向与会众人转达了美、英、德三国使节要求清军暂缓行动的劝告,并表示自己意见相同

“这样可以避免师出无名,衅自我开…”陈树堂说。

衅自我开挑衅从我开始事端、战争…由我方挑起…

 

朝鲜大臣金允植来函请求清军按兵不动

“金允植认为…清军轻率行动,会伤及身在开化党阵营的国王…”韩国学者说。

商谈的结果是:清军暂不出动,由陈树棠、吴兆有紧急函告北洋大臣李鸿章朝鲜发生政变的消息,请求增兵并指示应对策略。

函告:写信告知

袁世凯在1884125日下午和夜间做好粉碎政变的准备…袁世凯首先联络争取由他编练的朝鲜亲军左、右营天晚上,袁世凯向亲军左、右营发放上等成色的黄金六百两,与左、右营指挥官金钟吕、申泰熙(申泰休)秘密约定次日入宫,共同护卫国王。

袁世凯还寻找出兵的名义

袁世凯要求被开化党罢免的原朝鲜右议政沈舜泽写信求援于是沈舜泽以朝鲜政府名义致函袁世凯等清军将领,请求他们出兵镇压开化党,解救国王袁世凯由此得到了出兵的充分理由。

“‘暂不出动’,不是说不出动,而是要做好出动的准备…”袁世凯说。

“虽然会议的决定是等朝廷命令,但是…这是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结果…”袁世凯接着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情况紧急不能等朝廷的命令…”

“愿意等朝廷命令,就等朝廷命令…不愿意等命令,就随机应变…‘按规章办事’和‘随机应变’这两种想法是平等的,不存在谁服从谁的关系…”袁世凯继续说,“‘按规章办事’和‘随机应变’…是能共存的…多数人的想法,不能消灭少数人的想法…”

“‘按规章办事’也好,‘随机应变’也罢…人需要为自己的做法负责…”袁世凯最后说,“我会为我的做法负责…不牵连他人…”

开化党政变似乎大功告成…形势发生悄然变化…

朝鲜的实际统治者——王妃闵妃金玉均等人的欺骗和恐吓下来到狭小的景佑宫本来就十分不满…闵妃派大臣沈相薰利用在宫中值勤的机会,在1884125日早晨将闵台镐等六大臣被杀的事情写成密信,放入御膳中开化党人徐载弼掌管御膳进出,但没有察觉到藏在御膳底部的密信密信落入闵妃手中闵妃由此得知自己的族人闵台镐、闵泳穆已被开化党杀死,最宠爱的侄子闵泳翊也被开化党砍成重伤

…御膳:帝王世族享用的饮食

闵妃对金玉均等人恨之入骨,决心除开化党

闵妃通过宫女要求沈相薰火速出宫,与闵妃集团官员和清军取得联系闵妃自己则竭力怂恿高宗搬回宽敞不易防守的昌德宫尽管开化党人坚决反对,但在苦不堪言的王室成员和宫女宦官的强烈要求及竹添进一郎的许可之下,1884125日中午,高宗、闵妃等王室成员从景佑宫搬出,在桂洞宫(李载元府邸)稍作停留,于当下午回到昌德宫

宫内的情况对开化党不利。

宫外的情况对开化党更不利

 

日本在18837月撤走了1个中队,只留1个中队约200人的兵力充当日本驻朝使馆的护卫部队

请看下集《蒋介石的一生349甲申政变4;伊藤博文的判断;朝鲜王宫攻防战…

人有人志,国有国魂。纪录为中国富强努力的人,纪录近代以来的中国精神。

欢迎关注博客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