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纪实:勤劳勇敢的官员与险恶官抄

清末纪实:勤劳勇敢的官员与险恶官抄

蒋介石的一生244、清末纪实:勤劳勇敢的官员与险恶官场…

 

基层官员没想过哭,但是,劝说百姓时,他逐渐动情…基层官员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受的委屈…基层官员想起了自己曾经拥有的、早已泯灭的从官志向:达则兼济天下…

这件事的最后,铜元局的基层干部背了锅…在铜元局任职的官员,一律撤职查办…见“罪魁祸首”伏了法…民众的愤怒稍微熄灭了点…

民众拒用铜元后,铜元局不得不停产…铜元局停产意味着,之前买地的钱、买设备的钱、买矿石的钱、雇佣工人的钱…白花了。

川路公司前前后后投入铜元局的钱款总数是:白银200万两…

200万两白银,是好不容易筹集到的筑路款…

当时筹集到的筑路款总共1000万两银子(约数)…其中500万两已投入到铁路建设中…剩下550万两筑路所需的5000万两资金还差得远

——川汉铁路已经开始修建…修建铁路还差5000万两资金。

这种情况下,管理层动了“保值增值”的念头…管理层见铜元局有利可图…就往铜元局投银子…铜元局停产后,管理层花在铜元局上的200万两银子打了水漂…

投资铜元局失败后,川汉铁路的建设再次陷入僵局:迟迟筹集不到筑路款…铁路建设无以为继…

眼看着,路修不成了

为顺利修建川汉铁路,川路公司的一位官员进行了热情洋溢的演讲…演讲中,他说:“不能辜负老百姓的期望,一定要把路修起来!…”

对于这种三分真七分假的演说,现场官员麻木了。

“谁都知道要修铁路,但是,怎么修?如何修?修路的钱从哪里来?…这都是没法解决的…”一位现场官员说。

“进行这种演讲无外乎鼓励官员勇挑重担,但是,之前勇挑重担的铜元局同事被撤职查办了…冲在前面的人,死的最快…谁都不傻…”另一位官员说。

官员们大多没被打动

有一位官员被打动了

施典章被打动了

同事在台上演讲的时候,施典章在台下听得热泪盈眶。

施典章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

施典章是一个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当成座右铭的人。

另外,施典章脑袋不太好使(见《蒋介石的一生241》)。

由于以上原因,施典章听得热泪盈眶

施典章热泪充满眼眶时,演讲官员还在讲话。

“我们不能因为一次投资失败就畏首畏尾…人得往前走…”演讲官员说,“我们不能因为一次挫折教训就裹足不前…”

“鉴于之前投资铜元局失利,我们今后将只进行保守投资,希望你们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演讲官员接着说,“请今后一如既往的勇挑重担吧!请今后一如既往的为朝廷分忧解难吧!…”

未来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是属于更年轻的你们…”演讲官员最后说。

 

演讲官员宣读了最高领导的决定:筑路款余下的资金调集到国际金融中心上海,进行相对保守的投资

演讲官员让愿意接受这项任务官员往前走一步

听到他这样说,现场官员纷纷后退

施典章没来得及后退,于是,他成了站在官员队伍最前面的人

演讲官员跳下讲台激动的握住施典章的手。

“有台兄在,大清国,必兴!”演讲官员握着施典章的手说。

“…”施典章。

施典章陷入“为朝廷分忧解难”的激情中不能自拔…他根本没听清演讲官员说什么…

施典章就这么接受了任务

施典章虽然脑袋不好使,但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

“…川汉铁路肩负四川一省百姓安危…这是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施典章悲壮的说。

带着四川一省百姓的期望,带着同事们的祝福…手握川路总公司交给自己的、350万两筑路款的施典章…义无反顾的投身上海…

——同事们根本没祝福施典章:施典章走的时候,他的同事觉得今生不可能见到施典章了…所以都哭了…施典章认为同事舍不得自己走…施典章把同事的哭当成对自己的祝福…

到上海后,施典章开始进行“相对保守的投资”…

施典章不熟悉金融,也不熟悉股票…投资生意风险太大…所以施典章的主要投资方式是:存钱,赚利息…

最开始时,施典章把钱存在源丰润、义善源等殷实庄号…后来,他发现,陈系钱庄利息较高…

源丰润、义善源、殷实庄号…这些事见《蒋介石的一生222》。

陈系钱庄…见《蒋介石的一生221》。

施典章把越来越多的钱存放在陈系钱庄

施典章成了陈系钱庄的“贵宾”“大客户”…

陈系钱庄老板注意到了施典章

陈系钱庄老板是陈逸卿陈逸卿发现,施典章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巨富”

他穿的破破烂烂…但是,与他寒酸衣着不符的是,他每次的存钱数额非常巨大,陈逸卿说。

施典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为早日筹集到四川百姓所需的筑路款,他节衣缩食省钱度日:施典章到上海后还没买过一件衣服…施典章穿的衣服洗得泛白…施典章衣服上有好几个补丁…施典章会穿着这样的衣服到钱庄存钱。

本来,施典章不会穿这种衣服出门
“身为朝廷命官,面子丢不得…”施典章说,“就算不顾自己面子,也要顾朝廷面子…”

到上海后,施典章敢于穿“便装”出门。

“这里没人认识我…”施典章说,“即便穿便装丢了人,也没人知道…”

施典章把自己在家穿的衣服称为“便装”…

除了衣服破烂,施典章吃的也不怎么样…在四川时,施典章好歹是川路公司总收支…他下属会为他做四菜一汤…

到上海后,施典章调离了所有下属。

“这样可以节约经费…”施典章说,“能节约一点,是一点…”

在上海,施典章吃饭十分随意:一个窝窝头几片上海青就是一顿饭

 

“…总之,施典章在上海的时候,不好好吃饭…

长期营养不良加上衣服破破烂烂,这使施典章看起来像个乡巴佬

清末纪实《蒋介石的一生245、清末纪实:到上海打拼的、肩负一省百姓希望的官员…》”

人有人志,国有国魂。纪录为中国富强努力的人,纪录近代以来的中国精神。

欢迎关注博客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