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官员有多不容易?看完这篇你就知道了

清末官员有多不容易?看完这篇你就知道了

蒋介石的一生239、清末官员有多不容易?看完这篇你就知道了

 

虽然在“结束帝制”一事上,施典章有功,但施典章的人生志向,却不是“结束帝制”。

施典章是一个对清朝忠心耿耿的人

施典章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

施典章(1857—?),四川泸州直隶今四川省州市末官员,光绪二年1876进士

光绪十二年,施典章任户部湖广司主事,同年改户部山西司员外郎。

光绪十四年,施典章任户部山东司郎中。光绪十五年,施典章任陕西榆林府知府。

光绪二十三年,施典章到广东琼州(今海南省)赴任:担任广州琼州府知府。

当年的琼州,不是什么令人羡慕的地方当年的琼州,是真正的荒山野岭、海角天涯

“琼州,就是‘穷州’嘛~”一位官员说。

清朝官场中,但凡有点门路的人,都不会来这种地方

施典章被安排到这种地方,是因为…他没有门路。

施典章也知道琼州不是个好地方,所以人事官员让他到琼州赴任时,他十分不满。

“我为什么要去琼州?琼州那么穷!”施典章在人事官员面前抱怨说。

他抱怨的时候…愁眉苦脸。

人事官员安慰了施典章。

人事官员说:“总要有人去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是吗?…”

“。。”施典章。

施典章懵懵的看着人事官员。

“琼州是一个基础设施为0的地方,但是…正是因为基础设施为0,才能见证官员的能力…”人事官员接着说。

“琼州是一个非常大的地方,那里拥有广阔天地…无数官员想去琼州大展拳脚,但我把机会给了你…”人事官员拍打着施典章肩膀说。

他说的时候,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施典章。

施典章激动了。

“哦!”施典章看着人事官员,大声说。

泪水模糊了施典章的双眼。

“从0开始,把琼州变成一个富裕地方吧~”人事官员最后说。

施典章骑着一头毛驴叮当当叮当当的上路了…他从北京、一路走到广州琼州。

施典章并不是唯一被发配到琼州的官员:头脑不灵光的官员,在派系斗争中落败的官员…相继被发配到琼州…

施典章到达琼州当天,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迎接了他…施典章以为他是琼州府雇佣的跑腿小伙计,但他说他是琼州府知府。

“。。”施典章。

琼州官员的处境非常艰难:没有吃的;没有穿的;朝廷总是拖欠饷银;办公室位于一个能够遮风挡雨、但人迹罕至的山洞…没有住的地方…

琼州官员每天办完工后,会到洋人的码头当搬运工…他们借此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

施典章到琼州的第二天,知府由于受不了琼州的恶劣环境,跑了…施典章本来是候补知府,知府跑后,他顺理成章的升为知府…

 

…当时情况是这样的:知府跑后,琼州府没有主事的人…施典章给清朝写信,希望清朝再派遣一位知府…清朝回信说:“你不是还在么!你来做知府好了!琼州靠你了亲!”

…施典章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琼州知府…

在琼州的几年里,施典章兢兢业业埋头苦干:没有食物时,自己打渔吃;没有衣服时,自己缝制树叶…然后制成最简单的衣物;朝廷发不了饷银时…体谅朝廷的难处,对朝廷说“发不了就发不了吧”;没有办公的地方…自己用泥巴石头堆砌出一个原始茅草屋…

琼州隶属于广州

当时,广州也是一个环境恶劣的地方:朝廷总是拖欠饷银;刁民横行;到处都是烟贩子;革命党窜来窜去;官员出门买菜时,会被莫名其妙的打一顿

穷也就罢了…在广州任职的官员,会莫名其妙的送命:出门被车撞了;路过戏楼时,戏楼上的花盆掉了…掉了的花盆,正好砸在自己头上…;吃的米饭里惊现鱼刺…

总之,广州是一个环境恶劣的地方

在广州任职的官员,大批大批的逃逸

终于,广州知府也逃逸了

广州知府逃逸后,施典章临危受命…朝廷委派他做广州知府…

施典章也曾想过逃逸,但他觉得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应以国家兴亡为己任,不能遇到一点困难就逃跑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施典章用拳头捶着瘦骨嶙峋的胸膛说…

广州知府虽然是一个穷官,但它是大清朝一线干部:知府是一省最高行政长官;施典章埋头苦干了几年,终于熬成了广州知府——终于跃进了大清国一线干部行列。

在广州任职时,施典章见到了洋人,鸦片;在广州任职时,施典章第一次坐轮船、第一次和传教士说话

广州的经历打开了施典章的眼界:施典章成了“开眼看世界的人”…

施典章成了川籍干部中少数懂洋务、懂经济的人

虽然施典章不觉得自己懂洋务、懂经济,但是,大清人事部认为他懂洋务、懂经济

不久后,大清人事部向施典章发出调令:调派他到四川川路公司任职;任命施典章为川路公司“总收支”…

“总收支”即今天的CFO首席财务官)。

川路公司总收支是一个肥缺:通常,只有一省大员才能担任这样的职务;做完总收支后,下一个职务很可能是…上海道台…;总收支是“道台候补”…

上海道台,是进军中央的必由之路:清朝的历届柱国大臣,都曾担任上海道台…也因为这样的原因…李鸿章在世时,安排自己心腹盛宣怀到上海任职…李鸿章准备让盛宣怀接自己棒…

施典章虽然憨厚,但他对这些官场潜规则…多多少少是了解的。

施典章不是一个“削尖脑袋往上钻的人”。

施典章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早在少年时代,施典章就立下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宏愿…少年时代的施典章虽然贫穷,但他崇拜范仲淹…

 

“…“人穷志不穷!”一位瘦成劈柴棍的落魄秀才用柴火棍指着一块破木板上的几个字说。

——这是施典章少年时最常见到的景象。

施典章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奋发读书到北京考上进士的

请看下集《蒋介石的一生240、清末纪实:修筑铁路最需要的竟不是资金而是它…》”

 

人有人志,国有国魂。纪录为中国富强努力的人,纪录近代以来的中国精神。

欢迎关注博客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