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白之贡;一代雄主噶尔丹;多伦会盟;外蒙古…

九白之贡;一代雄主噶尔丹;多伦会盟;外蒙古…

蒋介石的一生377九白之贡一代雄主噶尔丹多伦会盟;外蒙古

 

1638年,漠北喀尔喀蒙古三汗——车臣汗、土谢图汗和札萨克图汗——向皇太极献九白之贡(八匹白马和一头白骆驼),表达了友好。但此时,喀尔喀蒙古和清王朝彼此之间并不存在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

到了清代康熙年间,准噶尔蒙古在一代雄主噶尔丹的统治下迅速崛起,兵锋所指,首先就是喀尔喀蒙古喀尔喀蒙古在与噶尔丹的战争中连战连败,不得已举国内附,南下求取清王朝的保护清王朝接纳了喀尔喀蒙古诸部,将其安置在乌兰察布,锡林郭勒,呼和浩特和张家口一带游牧由此引发了与噶尔丹统帅的准噶尔蒙古漫长的战争。

1691年,在乌兰布通一战中,康熙打退噶尔丹

乌兰布通之战康熙二十九年(1690),清帝国与准噶尔汗国在萨里克河边的乌兰布通进行的一场大战两军各使解数,双方死伤枕藉jiè据传教士张诚的记载,双方当日以大炮火枪互轰开始,激战竟日,双方士卒多次肉搏乌兰布通之战最终以准噶尔军弹药耗尽,噶尔丹撤退告终

解数指武术的套路或招势。也比喻本领、手段、办法等

…藉:垫在下面的东西

枕藉横七竖八地倒或躺在一起

死伤枕藉:死伤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一起

…竟:完毕终了从始至终

竟日终日整天

击退噶尔丹后,康熙多伦(今内蒙古多伦县)召集喀尔喀蒙古上层贵族举行会盟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多伦会盟

多伦会盟依照漠南蒙古,将喀尔喀蒙古编成34旗,废除了喀尔喀三部旧有的济农、诺颜等名号,贵族改授以汗、亲王、郡王、贝勒等爵位多伦会盟正式确立了清王朝和漠北蒙古之间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被历史学家视为清王朝统治漠北蒙古的起点。

:清代军队编制单位…如满洲八旗、蒙古八旗、汉军八旗…

需要指出的是,准噶尔的崛起,受到了扩张中的沙俄的支持,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一些历史学家出于某种原因,将准噶尔蒙古和沙俄之间的关系,或丑化为准噶尔投靠沙俄,或斥责为沙俄的阴谋挑唆这都有失公正…”现代学者朱江明说,“准嘎尔蒙古政权的存在甚至早于清朝…她与沙俄之间的外交关系,无论目的如何,都属于平等的国家外交噶尔丹从沙俄获取的大量火枪和火炮,也都是通过贸易交换而来从现有的文件来看,当时沙俄和准噶尔,也都是以盟友的态度来看待对方的…”

清王朝与准噶尔蒙古的战争经历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个朝代,共八十余年战争结束后…在乾隆中后期,清王朝将喀尔喀蒙古与科布多、唐努乌梁海地区合并称为乌里雅苏台,设乌里雅苏台将军…清王朝将乌里雅苏台将军所辖地区称为“外蒙古”,与漠南地区的“内蒙古”对应这就是“外蒙古”这一名称的由来。

 

外蒙古的归附,一方面是由于准噶尔的强大压力,另一方面,也是清王朝仗义援手的结果应当说,对于清王朝的援助,喀尔喀蒙古贵族普遍是抱有感激之心的终清朝一世,外蒙始终保持着对清王朝的忠诚。至清末时,面对全国遍起的革命烽火,若干满洲大将还想把溥仪接到外蒙古,依托内外蒙和青海、甘肃割据,并得到部分外蒙贵族的支持…”朱江明说,“但同时由于清王朝实施的民族分治政策外蒙古对清王朝的忠诚,始终只限于清朝皇室,而对于中原内地少有认同感…他们和汉族的融合程度也非常低…”

就以喀尔喀蒙古为例…”朱江明接着说,“康熙时分34旗,雍正、乾隆两朝又加以细分,多达86各旗之间都划定牧场,严禁越境游牧即所谓内外札萨克之游牧,各限以界’…”

札萨克官名,蒙古语执政官的意思一种清朝主要对蒙古族满族人授予的军事、政治官职爵位清代将蒙古族住区分设为若干旗,每旗旗长称为札萨克,由蒙古的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贵族充任,管理一旗的军事、行政和司法

对于内地迁往外蒙地区的汉族游民,清政府采取设置府州县厅的方法,与蒙古各旗分别治理…也就是‘分疆别界,各有定制’…”朱江明继续说,“对于蒙汉之间的通婚清政府也实行严格限制汉人娶蒙古妇女要被官府强制分开,还要处以罚款蒙古人学习汉语、取汉族名字也要遭到处罚…”

蒙古王公台吉等不准请内地书吏教读,或担任书吏…蒙古公文用词也不能擅用汉文蒙古人进入内地只能从山海关、喜峰口、古北口、独石口、张家口、杀虎口等六处入关入关时登记人数出关时仍照原数放出擅自从其他地方进入内地,要遭到严惩朱江明最后说。

台吉朝给蒙古贵族封位名称(等级低于辅国公…共分四等,自一等台吉至四等台吉——相当于一品官至四品官

书吏:官府的办事人员…相当于基层公务员

在外蒙古,民族隔阂的政策执行得非常严厉

内蒙清王朝较为注重推广汉族的儒家文化,强调“忠孝之义”…经常有到内地做官的内蒙贵族且大都官高爵显、深得清王朝信任比如出身于科尔沁蒙古的僧格林沁这些使得内蒙对于中原地区的认同感,比外蒙更强烈一些。

露在外面容易看出来;明显

官高爵显官职很高,爵位显赫

多民族国家的稳定在于不同民族一视同仁罗马帝国之所以能够统一地中海世界,其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给予不同的被征服民族以同样的公民待遇…”现代学者说…

 

1854年,沙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曾说过一句话中国一旦发生政变不应容许中国新政府把权力扩张到蒙古这种情况下,蒙古应受到俄国保护。’…这句话被许多人视为沙俄试图侵吞外蒙古的铁证。

请看下集《蒋介石的一生378清末西风东渐对中国的影响;辛亥革命时的偏见;沙俄与外蒙

人有人志,国有国魂。纪录为中国富强努力的人,纪录近代以来的中国精神。

欢迎关注博客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